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上海市监察局

城市管理为何“限”象环生?
2015年2月5日 17:03

  住房供不应求——限购、限贷;公共交通难堪重负——限时、限流;道路拥挤不堪——限行、限号……面对我国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以人口拥挤、交通堵塞、住房紧张、公共环境恶化为“病症”的“大城市病”状况,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被“限”了进去。

  不久前,新华社报道称,2014年12月29日下午深圳市突然宣布实施汽车限购措施,成为继北京、上海、广州、贵阳、石家庄、天津和杭州之后,全国第8个汽车限购的城市。

  对于此次突然抛出“限购令”的原因,深圳市政府的解释是:深圳机动车增速迅猛,按照现有态势,到2016年底机动车保有量将超过400万辆,届时中心城区晚高峰拥堵时长将从2014年的55分钟拉长至92分钟。因此,采取增量调控措施遏制小汽车增长,是现阶段深圳治理交通拥堵的当务之急(新华每日电讯12月30日)

  言下之意,深圳治理交通拥堵已经到了非“限”不可的地步。这不免让人心生疑虑,究竟是城市治堵真的只剩“限”招?还是政府患了“限令依赖症”?

  人们依稀记得,自2010年以来,作为一系列房地产调控政策的重要一环,限购、限贷、提高房贷首付比例等具体措施曾先后在40多个城市出台并实施,以期缓解住房供需矛盾,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然而,客观现实却是,这些被称为史上最严厉住房调控政策施行后,依然没能从根本上解决房地产市场的畸形发展。期间不断有诸如全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除温州外69个同比上涨,最高涨幅达21.9%。这其中,为数不少的城市,房价相比3年前各地集中出台限购政策之时,已几近翻番这样的新闻见诸报端。

  不妨再来看看,率先出台包括汽车限购、尾号限行在内措施后北京的交通状况。一项由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交通运行报告显示,2013年北京全路网工作日每天堵车1小时55分钟,比上年每天多堵25分钟。高德公司发布的《2014年第三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显示,三季度北京拥堵排名仍然全国第一,拥堵成本全国最高。这意味着,实施交通限行政策已3年的北京,拥堵形势不仅没有改善,反而进一步严峻。其他如上海、广州、天津、杭州等实行限购限行政策的大中城市其交通拥堵状况同样不容乐观。上海实行摇号限购以来,每月7000多张牌照,引来数十万人参加竞拍,一块牌照竞拍价格大都介于7、8万元之间(这还是实行牌照限价后的价格),被网友戏称史上最贵铁皮。

  由此可见,在城市管理中,仅靠限制手段是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南开大学国家环境颗粒物污染防治所重点实验室主任冯银厂表示,限购限行只是减缓机动车数量增长的速度,本质上讲只是推迟交通体系崩溃的时间点。也有专家表示,不管限购限行如何升级,都不是治堵的根本办法,只是一种权宜之计。这些都说明,“限字令”绝非万能药,更不能起到一“限”就灵的效果。

  有鉴于此,我们希望各级地方政府部门,在城市管理问题上,少出“限招”,多出“真招”;与其费心费神地频繁出台各种限行措施,不如老老实实地反思现行城市规划和道路设计的缺陷,把精力放到加强交通建设和城市规划管理上来,从出台配套措施、建立长效机制等方面多做文章,面对日益凸出的“大城市病”病症,多一些市场化的思维和手段,少一些行政干预色彩,杜绝将“限象”常态化、长期化、制度化,以免在“限字诀”的道路上被越“限”越深。

作者: 韭菜炒大葱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