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上海市监察局

“老支书”竟成“一霸手”
2018年1月24日 16:16

  “一双拳头,一帮兄弟,十里八村,昆娘最大。”在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塘雅镇塘二村群众眼中,村党支部原书记黄加昆不仅是说一不二的“一霸手”,更是他们要“孝敬服从”的“老娘”——

“老支书”竟成“一霸手”

——严厉打击“村霸”、加强基层组织建设之三

 

  村党支部书记直面群众,是党的政策的直接执行者、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引路人。“官”虽不大但行使的权力涉及全村的方方面面。可个别村党支部书记当选后,不干事不作为,甚至公然违纪违法,成为“村霸”横行乡里。浙江省金华市金东区塘雅镇塘二村党支部原书记黄加昆就是其中之一。2016年12月,黄加昆被开除党籍,并因诈骗罪、寻衅滋事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

  黄加昆长期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其间殴打过数十名村民,却无一人敢报案。黄加昆被查处的当晚,就有村民放起了鞭炮,拍手庆祝。本应是最受村民倚重和信赖的人,却被恨之入骨,不禁令人深思。

 

“谁敢告,我就敢让谁死”

 

  “一双拳头,一帮兄弟,十里八村,昆娘(当地习俗,家事由娘说了算,故当地群众给黄加昆起绰号为‘昆娘’)最大。”不光是塘二村,周边的塘一、塘三、塘四几个村,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对当地的老百姓来讲,黄加昆不仅仅是一名村党支部书记,是说一不二的“一霸手”,更是他们要“孝敬服从”的“老娘”。

  2005年6月,黄加昆违规使用土地,在修便道的时候破坏了原先村民通行的道路。一名路过的村民发了句牢骚,“村干部还带头违建,路都不能走了。”被正在施工现场的黄加昆听见后,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打。2015年12月,一名村民在建房时没有及时清理门前的水泥沙石,黄加昆让其“在一分钟内清理完毕”,村民随口说了一句“哪有这么快”,就被黄加昆一脚踹倒在地。这些被黄加昆打骂过的村民,慑于其淫威,多数选择了忍气吞声,不敢报警,到最后都不了了之。

  黄加昆报复心重,他每次施暴后都会放出“谁敢告,我就敢让谁死”的狠话。2012年,他把村里的集体土地视为自己的个人财产,私自租给了外村人,租地所得的2万元钱进了自己的腰包。村民知道这事,心里虽然气愤,但谁也不敢吭声,怕“找麻烦”。久而久之,村民们对他的所作所为司空见惯、敢怒不敢言。

 

偷种铁树骗补偿

 

  2013年11月,金义都市新区低丘缓坡土地征用,塘二村划定了土地征用红线图并张贴公告不准抢栽抢种。外村人黄某某得知这一消息后,认为这是一条生财捷径,于是找到黄加昆商量此事,希望倚仗他在本村的威望和“能量”帮他出面“搞定”此事。黄加昆欣然答应。

  2014年4月,黄加昆找到征用红线图内的大坟头山承包人徐某某,告诉他说要在其地头上种铁树,事成之后分给他1万元钱。就这样,黄加昆与黄某某、徐某某等6人合谋,在大坟头山上种植了500余棵铁树,一场由村党支部书记带头冒领土地补偿款的闹剧正式上演。

  看着一夜之间冒出来的铁树,村民们纳闷了:半年前就被划入征收范围的土地上,怎么会长出那么多铁树来?为了瞒天过海,黄加昆找到镇里有关部门,谎称是他做了大量工作,才得到农户首肯,同意征用土地,所以名单上报晚了。之后他还主动联系评估公司的工作人员去现场评估。2015年7月,在黄加昆的“苦心经营”下,顺理成章地骗取国家征迁苗木补偿款25万余元。

 

为非作歹终受惩

 

  作为塘二村的一把手,黄加昆以“老大”自居。据村民反映,他在班子里“绝对独断”,大事小事“一言堂”,还纠集自己的儿子、弟弟、侄儿以及社会闲散人员逞凶斗狠、煽动滋事、强拿强要,甚至利用暴力、威胁和其他手段,干扰基层组织选举。

  在他任村党支部书记之前,他曾以许诺好处的方式进行拉票,但是当选后没有兑现。2013年12月底,一名村民指责其不讲信用,结果他手下的“弟兄”当天就冲到这名村民家里,大打出手,并警告他这只是见面礼,如果再敢乱说话就打断他一条腿。

  2014年2月至3月期间,黄加昆指派他的弟弟及4名社会闲散人员强行对羊尖山水库的钓鱼活动进行收费。在羊尖山水库承包人多次明确反对并报警的情况下,受其指派的5人依然强行开放羊尖山水库,并对钓鱼活动收费。附近不知情的村民像往常一样到水库钓鱼,被发现后又是一番打骂,为首的人语气凶狠:“敢在这里钓鱼?昆娘的名头你都没有听说过吗?是不是要割掉一只耳朵,你才长记性?”

  2015年11月,一封联名检举控告信中,村民一句“能对付他的人还没生出来”,让纪检干部为之一震,随即拉开了查办黄加昆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序幕。

  调查组掌握了黄加昆一定的违纪事实后,决定与他见面谈话。初次见面,黄加昆显得特别平静,说:“我能有什么事?我为公家做了那么多事,难免得罪人,现在反过来搞我?你们想查的那些事都是别人做的,我不知情!”

  在调查过程中,黄加昆始终对违纪违法事实矢口否认,甚至声泪俱下,大喊冤屈。区纪委认为,黄加昆虽没有直接出面,但他指派、操纵他人犯罪,性质更为恶劣,必须下重拳铲除这个“毒瘤”,瓦解以黄加昆为首的恶势力,提升基层群众的获得感。

  得知黄加昆被“抓”后,来反映问题的村民一拨接着一拨,冤屈像开了闸门的洪水。经过多方查证、反复核实,调查人员终于固定了黄加昆违纪违法的事实。

 

干群同心气象新

 

  “‘村霸’的出现,多因基层党组织弱化、虚化,软弱涣散。”金东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钟术清认为,必须通过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杜绝和抵御“村霸”,铲除其滋生的土壤。

  塘雅镇党委把选对人用好人作为该村党支部打“翻身仗”的关键,在换届选举中把能力强、威信高的同志选进村“两委”班子。

  塘雅镇党委负责人介绍说,镇党委在该村换届选举工作中专门组织干部走访群众,约谈重点人员,听取意见和建议;包点的区级领导约谈塘二村党组织成员,提要求、压担子……

  去年上任的塘二村党支部书记吴勤俭表示,去年以来,塘二村党支部在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加强基层党建上,不断用力、持续用劲,创新开展10余场村党支部班子成员共享党课活动,将每月15日定为“主题党日”,确定党性修养、先锋作用等12个指导性主题,组织生活质效不断提升。

  现在,主动清理村里垃圾,扶直路边倾斜的树木,党员带头作用明显;定期开展组织生活,党员干部纪律规矩意识明显增强。记者近日在该村走访时,群众纷纷称赞。“现在面貌不一样了,村里越来越干净漂亮,村里的风气也越来越好。”塘二村村民胡青青说。(新闻 钱金娜)

 

 

 

绝不给“村霸”生存空间和政治舞台

 

  以直接选举、公正有序为基本要求的村民委员会选举工作,是我国民主政治建设和基层政权建设的重要内容。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俗话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农村选举的风气和选出的村干部素质,直接反映基层政治生活的规范度、微观政治生态的健康度,直接影响基层百姓对党风社风的主观判断,直接关系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近年来,村民自治和村委会选举不断完善,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不断强化,促使党的好政策落实到田间地头,全面从严治党向“最后一公里”延伸。但在一些地方,“村霸”现象依然比较突出,村民选举被绑架、被异化的问题依然比较严重。有些“土皇帝”和宗族恶势力十分猖獗,视党纪若无物,玩国法于股掌,徇私枉法、操控选举者有之,拉帮结派、蝇营狗苟者有之,煽动滋事、挟私报复者有之,欺行霸市、鱼肉乡里者有之……当地群众或迫于强势忍气吞声,或慑于威胁退避三舍。常言道:“无利不起早。”这些“村霸”之所以不择手段争当“选霸”,看中的是当选后所拥有的农村资金资源资产等的“话事权”。因此,在一系列严重侵害群众利益、损害党和政府形象的村干部违纪违法案件背后,屡见不鲜的是靠不法手段“上位”的“村霸”的身影。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微腐败’也可能成为‘大祸害’,它损害的是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挥霍的是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严肃整治农村选举中的歪风邪气,全面铲除“村霸”的生存空间和政治舞台,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首先,地方政府须严把村委会选举的候选人审核关。特别是对政治素质、群众口碑等严格审核,坚决不给涉“霸”、涉黑等人员“打路条”。

  其次,对选举过程精准监督。将“选风选纪”纳入纪检监察日常监督和巡察重点内容,从严查处贿选和选举舞弊等行为,并坚决打掉“村霸”背后的“保护伞”。

  第三,推进党务村务公开,将农村资金资源资产的使用配置等置于阳光之下,营造不能“霸”的制度环境。

  在多措并举、标本兼治的基础上,扬村民选举清风正气,让农村“选霸”无处容身,确保真正愿为群众办实事、能为群众办成事,名望高、口碑好的人脱颖而出,为彻底整治“村霸”问题、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夯实更加稳固的政治和组织基础。

  (作者高波系中央纪委驻中国社科院纪检组副组长、副研究员)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