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上海市监察局

一部规约 三十年传承
2017年4月10日 17:34

  WDCM上传图片

  王家村村貌一角。

 

  WDCM上传图片

  王家村理事会会议记录本。

 

  “这本册子还是1995年我用毛笔写的。”76岁的王有录反复摩挲着一本泛黄的小册子,小心翼翼,“这可是我们王家的宝贝啊!”只见册子的封面上写着“治村规约”四个字,落款是公元一九九五年七月,书脊用棉线缝订了三处,尽管过去了二十多年,却保存完好。

  说起《治村规约》的历史,老王如数家珍。王家村地处江西省横峰县西缘,位置偏、地势高、取水难、田地少,曾经是当时远近闻名的贫困村。穷则思变,为了凝聚人心、摆脱贫困,自上世纪80年代起,王家儿女集思广益、秉承祖训,制定了这部《治村规约》。在35年不断地完善和执行过程中,昔日一贫如洗的王家村如今已变了样。

  “我们村就是一个大家庭”

  “王家子孙做人就要像王字一样,端端正正,不歪不斜——王文峰。”

  “再穷不贪公家东西,饿死不沾集体粮食——王细有。”

  “宁可缺钱,不可缺德;宁可无财无势,不可无情无义——王福生。”

  ……

  走在王家村街头,一处名为“好客王家”的民宿引人驻足。民宿的外墙上整齐地挂着几幅“王家祖训”,寥寥数十字简单质朴,和墙上的名字一起传续着王氏家族的精神财富。

  介绍完祖先的故事,王有录意犹未尽:“自古以来,我们村像这样的祖训有成百上千条,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每年的正月初二,我们村都会把村民召集起来集中学习王氏祖训,这是每年固定的活动,最早的《治村规约》也就是从这里来的。”

  早在王家村独立建村前,这里仅仅只有8户人家,因为人稀地少,各家各户都在为自家的生计“单打独斗”,深受贫困之苦,外界甚至一度传唱“嫁女不嫁王家郎”。1981年,王家村独立建村,有了集体意识的王家人决定共同经营。“无规矩不成方圆”,一部约束各方行为的准则在汲取家规祖训的基础上初具雏形。

  1995年,由王有录执笔,《治村规约》被正式编制成册,内容包含村风民俗、土地承包、财务管理、环境卫生、邻里关系等共13章71条。2016年,为了更好地监督村干部履职,又重新修订了《治村规约》,把规范村干部廉洁干事行为纳入《治村规约》,村干部依照《治村规约》接受村民监督。

  “在我们村,所有的村务不论大小都是由理事会召集和决定的,理事会就是我们的主心骨。”王有录一边说一边翻开了那本陈旧的会议记录本。

  自1981年起,每年元宵节前后要进行村理事会选举。68岁的王有财,从2007年当选那日起,一直连任王家村理事会理事长至今。“那一天,所有村民都齐聚一堂,理事长不仅要当场述职,还要公布村集体财务,由村民打分,只有合格者才能成为新一届理事会成员。”王有财说。

  村中公共事务先议再定,很多决策都出自于每周末的理事成员会议。“我们村就是一个大家庭,有事一起扛,有福一起享,村子整洁透亮,邻里和谐相处,种养合作社也办得红红火火,这其中《治村规约》发挥了很大作用!”王有财说。

 

  一张“自罚5元”的单据

 

  任理事长10年的王有财,对《治村规约》的每一条规定都滚瓜烂熟。不过,规约中有一条内容令他尤其刻骨铭心。

  那是1999年7月,当时的王有财还是村里的会计。他向村小组借款200元用于修机器,经村小组集体讨论同意后,定在8月20日之前归还。根据《治村规约》第27条规定,“村民借、欠集体资金,需经财务主管领导签字同意、定期归还,按规定利率交付利息。”由于拖延了还款时间,除了归还本金利息209.3元,王有财主动缴纳罚息5元。

  王有财翻出村里的账本,这张写有“罚息5元”的单据他一直保存到现在。“《治村规约》是我们村里人共同制定的,人人都要遵守,我作为村里的会计,村里的钱都从我手上过,更应该带头遵守执行,接受监督。”他说。

  村干部以上率下、以身作则,是带领村民干事创业的动力源泉。这一点,王有财最有发言权:“村民们把理事会选出来,就是相信我们,只要是有利于全村长远发展的事,我们都愿意做,我们也会按《治村规约》照章办事,让村民们放心。”

  村干部的坚守让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曾经一盘散沙的王家村也在慢慢发生变化,积蓄着厚积薄发的力量。王有录深有感触:“《治村规约》是大家商定的,所有人也都自觉无条件遵守。比如家禽要圈养,跑出就要罚款;理事会开会,迟到者也必须罚款,无一例外。现在,大家的集体意识、自我约束意识越来越强。”

  35年来,在《治村规约》的约束下,王家村没有发生一例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没有出现一户不良信用记录;没有一起请上级入村调解的矛盾纠纷;村内无一处污水沟,村庄民房无一户封闭式围墙……

 

  手机屏幕上的理事会

 

  在王家村党小组长王华的手机里,有两样东西他不看“心里就慌”。一个是电子版的《治村规约》,另一个是名为“王家议事群”的微信群。

  “投资近10.5万元,完善文化活动中心设施。”

  “筹资6万元,兴建篮球场等文体活动设施。”

  ……

  在王华向笔者展示间隙,不时有新的聊天消息弹出来,大部分都是王家村公共资金使用情况的通报。

  王华边滑动手机边介绍:“现在是新媒体时代,我们的《治村规约》也要借助现代科技的优势。如今,村里的公共事务都会先放在这个议事微信群里讨论,形成一定的意见和方向后,最后由理事会拍板。”

  理事会从会议室搬到微信群,在村干部和群众之间架起了沟通的桥梁。群众的大事小情在微信群里得到及时解决,村干部的履职情况在微信群里一目了然,干群关系就在一句句“你来我往”中拉近。村务工作的效率不仅大幅度提高,还为村里省下了可观的费用。

  2016年4月,王家村文化长廊开工建设。在采购木材时,村民理事会物资采购组组长王冬良在议事微信群里发布了江苏供应商的价格2000元/平方,很快就有群里的村民反映价格偏高,在大家的群策群力下,最终供应商报价由2000元/平方直降为1200元/平方,仅木材采购这一项就为村财政节省了近8万元。

  “有了这个议事微信群,整个建设过程和村里的一些重要决定都能做到公开透明,不仅起到督促工作进度的作用,还节省资金。更重要的是,大家都心平气顺,整个村庄也更加和睦、有凝聚力。”王华说。

  “王家第一好,村民自治高,干部群众齐努力,奋力朝前跑;王家第二好,法制教育好,遵纪守法严要求,百姓乐逍遥……”“好客王家”文化广场热闹非凡,村民王连珍和19岁的儿子王志骞正在表演《好客王家有十好》的快板。母子二人把《治村规约》的内容巧妙糅进快板中,为前来观光的游客好好唱一唱、说一说。王志骞兴奋地憧憬着:“等我今年去读大学,我还可以到学校去表演,让更多人知道我们村的《治村规约》有多好!”

  陪伴王家村几十年风风雨雨,《治村规约》刻在墙上,握在手中,更烙印在每一个村民的心头。(郑宇)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