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上海市监察局

红色基因,渗透到这座城市的血脉深处
2018年2月9日 08:57

  她有一个响亮而庄重的书名,讲述了一个开天辟地大事件的初心故事。《伟大的开端》由《解放日报》、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共同策划组织编写、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也是上海的新闻人、文博人、文化人、出版人为了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献上的一份厚礼。

  我作为党的诞生地纪念馆馆长和《伟大的开端》图书总策划之一,如今,那些往事依旧清晰可见。

  2015年的金秋十月,我们邀请几位熟悉党史的上海作家走进了中共一大会址、中共二大会址、博文女校等革命旧址、遗址,瞻仰、参观、采访、看文物、查史料;2016年早春,我们又约请了更多的作家在解放日报社的会议室里,启动了一个红色写作计划。热烈的讨论,驱散了料峭的春寒……

  这一切都深深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难忘《解放日报》上刊登的一篇篇作家们饱含深情撰写的系列文章,这些有深度的作品引领着广大读者穿越历史的烟云,回眸艰苦卓绝的建党历程,追寻中国共产党人忠贞无悔的理想之路。这些文章在大视野与小细节的交汇中,在重要人物与关键时刻的决策中,忠实地记录了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诞生的峥嵘岁月,客观呈现了上海是中国革命的伟大起点和这座伟大城市的红色基因。

  今天,重温《伟大的开端》这本书,我有三点经历与感悟愿与广大读者分享。

  一是挖掘“冷宫”史料。

  1921年6月,当同志们正在上海紧锣密鼓地秘密筹办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之时,远在万里之遥的莫斯科,张太雷、俞秀松、杨明斋三人正肩负着千钧重任,他们主动出击,与江亢虎为代表的“中国社会党”和姚作宾为代表的所谓“中国共产党”进行了一场生死较量,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首次亮相共产国际舞台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在最关键时刻,共产国际派驻远东的全权代表舒米亚茨基给予了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最宝贵的支持。

  后来,江亢虎投入了汪伪政府的怀抱,姚作宾也在抗战前期投靠日本成为汉奸,历史证明了张太雷、俞秀松、杨明斋三位共产党人在莫斯科展开这场生死较量的价值。

  这段史实的还原者是上海作家缪国庆。时间的流逝往往会冲淡人们的记忆,但缪国庆是一位富有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的诗人,他深入许多革命旧址、遗址进行采访调研,用其独特视角聚焦还原了这段跨越国界的红色记忆。“这是一段鲜为后人所知、却曾经被世界目光注视过的历史。这是一个尽管时空遥远、却不能为中国共产党人忘却的记忆。”他在《亮相,一场生死较量》一文的导语中,给读者留下了这样一段值得关注和思考的文字。

  二是回答“热点”问题。

  陈独秀、李大钊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在中共党史界一直流传着“南陈北李,相约建党”的佳话。如今,有许多人会问,为什么陈独秀、李大钊都没有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青年女作家李红用自己的专业背景,在《树德里的灯光》一文里准确回答了广大读者关心的这一热点问题。

  1921年夏天,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下,中共一大正在上海紧张筹备。因为1920年底,陈独秀应广东省省长陈炯明邀请,赴广州担任广东省教育委员会委员长,还兼任大学预科校长。当时他因急需争取一笔修建校舍的款子而无法脱身,便委派从上海前往广州向他汇报工作的包惠僧作为他的私人代表前往上海,参加中共一大会议。

  此时,正逢暑假。而作为北京大学教授兼校图书馆主任的李大钊却因校务格外繁忙,而尤其重要的是,他还要继续领导已持续了数月的反对北洋政府拖欠教育经费的“索薪斗争”,实在分身乏术。

  当然,与中共一大失之交臂的李大钊和陈独秀或许没有想到,这次会议会被历史赋予开天辟地的重要意义。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陈独秀、李大钊作为中共主要创始人的历史地位。

  三是梳理“红色第一”。

  近代上海从1843年开埠后,有其独特的区位优势,形成了华洋杂居的历史格局和中西交融的多元文化。二十世纪初,她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大本营,也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主要传播地。《伟大的开端》一书,介绍了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早期共产主义者在上海开展的许多有重要影响和特殊意义的革命活动。

  在中国新民主革命时期,上海诞生了中国革命史上的多个“红色第一”:中国第一个共产党组织——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中国第一个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工人运动的第一个指挥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中国共产党创办的第一所培养干部的学校——外国语学社;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开办的第一所工人补习学校——上海工人半日学校;中国共产党第一所培养妇女干部的学校——平民女校;中国共产党第一本党内机关刊物——《共产党》月刊……

  这不是偶然,而是红色基因渗透到了这座城市的血脉深处,水到渠成,遂成历史的必然。

  今天,重温伟大的开端,我的思绪又一次放飞至那遥远的过去,也默默地记住了李动、章慧敏、吴基民、张姚俊、程小莹、李忆庐等这些历史记录者的名字……感谢他们,为我们留下了一个个开天辟地的初心故事。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对共产党人来说,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我们走得再远,都不能忘记来时的路。(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馆长张黎明)

来源: 解放日报